<address id="bvpbf"><listing id="bvpbf"></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bvpbf"></address>

    <address id="bvpbf"><listing id="bvpbf"></listing></address>
      <sub id="bvpbf"></sub>
        <address id="bvpbf"><listing id="bvpbf"><menuitem id="bvpbf"></menuitem></listing></address>
        <form id="bvpbf"></form>

        今日快訊:【鏈得得獨家】外力推動下日本連改4部加密資產監管法案

        來源:鈦媒體APP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資料圖片)

        鏈得得日本近日了解到,10月14日日本政府宣布內閣已經通過了加密資產領域的監管法案,通過修改《防止犯罪所得轉移法》要求在加密資產交易所之間有共享客戶信息的義務。加密貨幣業務將引入與金融機構相同級別的監管。

        連改4部監管法案,均涉及加密資產

        除了《防止犯罪所得轉移法》外,日本政府同時還將集體修訂《外匯法》和《國際恐怖主義財產凍結法》、《防止犯罪所得轉移法》、《打擊有組織犯罪、毒品特別法》等與洗錢有關的法律。也就意味著,日本當局將能夠凍結聯合國承認的參與大規模殺傷性武器擴散的組織和個人的資產,包括加密資產。鏈得得為大家梳理出本次各監管法案的主要修改內容。

        《外匯法》:

        加強審查制度的義務,例如制定檢查最新制裁人員名單的程序手冊;加強穩定幣交易的資產凍結;對違反者給予行政指導、改正建議和責令,對違反命令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

        《防止犯罪所得轉移法》:

        將收件人/發件人信息與加密資產一起發送的義務;對違反者給予行政指導、改正建議和責令,對違反命令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

        《國際恐怖主義財產凍結法》:

        凍結《外匯法》指定的朝鮮、伊朗等受制裁的參與核開發的人已經擁有的國內資產;

        《打擊有組織犯罪、毒品特別法》;

        加強對洗錢犯罪的打擊和威懾;將洗錢罪的最高刑期從?5 年提高到 10 年,使刑罰與欺詐罪相同;將加密資產添加到犯罪收益的定義中,并列入沒收對象范圍內。

        這四步監管法案均提到加密資產的監管,主要原因是日本加密資產在交易和支付上都是合法合規的行為,是世界加密行業共識的加密樂土。

        日本政府想一雪前恥

        這個法案的背景,并不是日本這些持牌交易所決定信息共享、精誠合作。后面最大的推動因素是之前日本被國際組織點名批評其監管措施不足的問題。2021年8月,審查反洗錢措施的國際組織“金融行動特別工作組”(FATF)公布對日審查結果,認為日本小規模金融機構等措施不力,判定日本的反洗錢措施實質上不合格。

        國際組織“金融行動特別工作組”(FATF)有39個國家和地區加盟,對200多個國家和地區的反洗錢措施提出建議。一般在提出問題后的5年內,日本方面至少要5年里3次向FATF報告改善狀況,如果沒有改善會再次被點名指責應對遲緩等。上一次日本在2008年的FATF審查不合格以后,就被指責應對遲緩,丟盡臉面。

        為了一雪前恥,日本政府在多個相關省廳設置了政策會議,日本金融廳和中央銀行還將一起檢查地方銀行等的應對情況。這次拿加密貨幣開刀就是一次表態。鏈得得估計,日本將會在金融、貴金屬交易商及律師等非金融行業進行相應的整改,因為貴重物品交易商及律師行業是被FATF指責這些行業對風險認知極低,對打著NPO(非營利組織)幌子的洗錢風險的認識也“不充分”。

        監管法修訂并不稀奇

        這不是日本政府第一次大規模加強加密行業監管法案修訂,從2016年日本因為國內蓬勃發展的加密資產的交易和使用情況,以及2014年曾是世界上最大的比特幣交易機構——日本Mt. Gox資不抵債,并且因為被盜85萬個比特幣,將近10年后的今天都沒有得到妥善解決,日本政府時隔2年以后意識到問題嚴重性,主動修改《資金結算法》等法律。自此以后,加密行業在日本就不再是法外之物。2016年可以說是日本政府對虛擬貨幣進行監管規制的開端。加密貨幣可以在市場中使用、流通。并且,日本金融廳對虛擬貨幣交易機構采用登記制來進行監管。

        2017年是比特幣等虛擬貨幣在全球迅猛發展的一年,但各國政府面對這一新生事物尚未達成統一的認識,對于虛擬貨幣的監管松緊不一。日本作為當時唯一的“合法交易國”,得到加密界灼熱的關注,也迎來加密史上最著名的Coincheck被盜580億美元加密貨幣的慘案。

        不過,這個黑客事件中最主要原因還是日本技術上的薄弱,創新企業沒辦法預估其中的風險就盲目樂觀的不斷無限制擴大交易量,最終在比特幣價格指數級增長的2018年1月發生了黑客事件,鏈得得對該事件也進行了長期的跟蹤報道。

        這件事直接導致日本加密行業全面停滯,國內檢討、整治、肅清、撲殺,一片哀鴻。根據鏈得得消息顯示,雖然到2018年日本有16家持牌加密貨幣交易所,然而不幸的是,這16家交易所在加密行業最輝煌的年份被監管絆住腳,寸步不能動。

        不僅是加密交易領域,在加密資產發行領域的ICO興起的2017年,日本政府嗅到不好的苗頭,在源頭上掐滅了這個行業在日本的繁盛。金融廳在2017年10月27日發布《關于ICO:對使用者和經營者的注意提醒》,圈定ICO中代幣的屬性貨幣因不屬于《金融商品交易法》上的“有價證券”,而不會受到該法的規制。將來,如果日本要對ICO進行規制,可以通過修改法律,將虛擬貨幣納入《金融商品交易法》的“有價證券”的概念中,使其適用該法規定的證券發行規制。

        太雞賊了。

        2020年5月,日本再次宣布實施《資金結算法》修正案,對于業界各企業的宣傳、體制等有更詳細的規定。并且,對加密資產衍生品的定義和交易范圍也有幾位嚴格的約束。一句話,加密資產的行為準則需要步步謹慎。這次的修正案中,就提到了上述FATF監管。并且ICO和STO,無論是什么代幣,在日本都是《金融商品交易法》監管對象。

        本次修正案對區塊鏈提法更為詭異,金融廳稱:這種“投資勸誘集團詐騙十分容易讓人受騙”,這些企業的信息共享和公開要更加嚴苛。

        行業內企業會精誠合作嗎?

        最近的一次提到大規模修改監管法的就是2021年被FATF指責之后的去年年底。時隔10個月,在俄烏沖突之下,日本政府對加密資產領域的管理更加嚴密。不過,鏈得得認為,這些強行要求加密貨幣交易所之間信息透明的行為,不大可能會得到行業內認可,甚至可能引起交易所之間的客戶爭奪戰。

        鏈得得找到日本加密交易行業自治組織日本加密資產交易業協會(JVCEA)官網,以及公開消息,都沒有找到行業內人士對于本條改正案的評價,或者表態。這與上次美國指責日本加密交易行業對俄羅斯市場依舊活躍的那次截然相反。上次在美國要求日本杜絕加密行業在俄羅斯活動以后的第二天,包括Coincheck、bitFlyer等都發了公告表示自己公司將停止一切在俄的服務。

        本文原發布于鏈得得,授權鈦媒體App發布,作者:毛利五郎

        標簽: 日本_財經 防止犯罪所得轉移法 國際恐怖主義

        推薦

        財富更多》

        動態更多》

        熱點

        女人高潮奶水喷出的视频

          <address id="bvpbf"><listing id="bvpbf"></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bvpbf"></address>

          <address id="bvpbf"><listing id="bvpbf"></listing></address>
            <sub id="bvpbf"></sub>
              <address id="bvpbf"><listing id="bvpbf"><menuitem id="bvpbf"></menuitem></listing></address>
              <form id="bvpbf"></form>